您的位置:首页  > 依法治市
行政复议典型案例分析
发布时间:2020-05-25
目 录
★陈某不服某区人民政府信息公开告知案
★张某不服某市公安局行政处罚案
★潘某不服某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行政处罚案
陈某不服某区人民政府信息公开告知案
一、基本案情:
申请人:陈某
被申请人:某区人民政府
申请人请求: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
责令被申请人重新作出答复。
2019年12月12日,被申请人收到了申请人向其邮寄的关于申请公开涉案项目的征收土地公告的信息公开申请。2019年12月30日,被申请人作出了《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告知申请人其申请事项的公开主体应该是该区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申请人认为,根据《土地管理法》等相关规定,被申请人应当向申请人公开其申请内容,被申请人的答复内容违反了法律法规规定,侵害了申请人的知情权。
二、裁判内容:
本案的焦点为被申请人是否是征收土地公告的信息公开的公开主体。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国家征收土地,依照法定程序批准后,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公告并组织实施。申请人申请的“征收土地公告”属于被申请人制作和保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七条“行政机关制作的政府信息,由制作该政府信息的行政机关负责公开;行政机关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获取的政府信息,由保存该政府信息的行政机关负责公开。法律、法规对政府信息公开的权限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提出信息公开,申请公开“征收土地公告”并无不妥。被申请人告知申请人向该区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提出公开申请,而未能提供申请人应当向该区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提出公开申请的相关证据,故其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属证据不足,依法应予撤销。
三、法律和社会效果
通过本案促使行政机关特别是各县级政府,明晰了有关土地征收公告等相关政府信息的公开主体问题,统一了对相关法律法规的理解和法律适用范围的认识,使被申请人也认识到了行政行为的不当性,为以后类似问题找到了法律依据。同时,行政复议机关根据法律规定,依法纠正被申请人的不当行为,提升了政府的公信力,化解了行政争议,达到了通过行政复议维护申请人合法权益的目的。
张某不服某市公安局行政处罚案
一、基本案情:
申请人:张某
被申请人:某市公安局
申请人请求: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2019年10月23日,张某等数十名工人分别开车或步行到某公司门口聚集讨要工程款。该市公安局认为申请人举着带有影响该公司声誉标语的木牌,用车辆堵住公司门前道路,期间虽然经人劝阻,车辆不再堵门,但仍有大量人员聚集在该公司门前道路,该行为已经扰乱了企业的秩序,对其作出了行政处罚决定。申请人认为自己讨要工程款的行为有法可依。
二、裁判内容:
本案的焦点为申请人索要工程款的行为方式是否合法。申请人索要工程款的行为有法可依,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司法解释(一)》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二十五条规定,申请人可以向某公司索要工程款,但是行为方式过激,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
申请人的行为扰乱了该公司的单位秩序,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但是后期执法机关和复议机构为了防止申请人与发包人、转包人矛盾激化,主动积极作为,以人为本,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三、法律和社会效果
一是本案中行政复议机构积极化解纠纷,维护了社会稳定。复议机构市司法局作出复议决定后并没有一了了之,而是本着人民利益至上的原则,主动联系市疑难纠纷调解中心,邀请调解中心主任亲自上阵,负责调解双方的矛盾纠纷,帮助申请人与发包人谈判,避免矛盾升级不可遏制,维护社会的稳定。二是通过本案提升普法实效,推动依法行政。鉴于本案的特殊性,执法机关市公安局作出行政处罚的同时,从维护申请人的切身利益出发,对所有的申请人都耐心的解释了相关法律依据,说明维护合法的权益需要通过合法的途径,申请人偏激的行为方式不仅不能维护权利还会带来法律的制裁。市公安局将普法融入执法过程,深入贯彻落实“谁执法谁普法”责任制,在后期的矛盾化解过程中,公安局积极参与,协助司法局共同完成纠纷的调解,做到了法与情的统一。
潘某不服某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
行政处罚案
一、基本案情
申请人:潘某
被申请人:某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
申请人请求: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申请人某日驾驶未悬挂前车牌的车辆上路行驶,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以其不按规定安装号牌出具了行政处罚决定书。申请人主张其不存在此种情形,请求复议机关撤销该行政处罚决定书。
二、裁判内容
本案的焦点为申请人是否明知其未悬挂前车牌而上路行驶。
被申请人提供的执法记录仪影像资料显示:申请人当天驾驶未悬挂前车牌的车辆上路行驶,交警遂对其车辆进行拦截。在交警尚未开始询问时,申请人在主驾驶位置连续多次作出前车牌被人偷了的陈述。经调查核实,申请人对其主张车牌照被盗一事无报警记录,无挂失记录,该项主张不成立。执法记录仪记录的执法全过程足以证明申请人对其未悬挂前车牌照上路行驶的事实是明知的。
申请人在明知其前车牌未悬挂的情况下上路行驶,被申请人以此为由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
三、法律和社会效果
一是通过本案规范了行政机关执法行为,促进行政机关依法行政。本案中,行政执法人员在执法全过程规范使用了执法记录仪,复议机关依据该执法影像资料还原案件事实,作出了公正的行政复议决定。通过复议,倒逼行政机关在执法过程中严格落实“行政执法三项制度”,规范执法程序,强化执法责任和执法监督,提高法律实施的效果和质量,进一步推进依法行政。二是通过本案宣传了法律法规,营造学法懂法用法氛围。本案中可以发现,随着社会发展,行政相对人法律维权意识不断加强,怎样帮助当事人正确运用法律维护合法权益是亟待我们解决的问题。行政机关在案件办理过程中,复议机关在复议过程中,积极主动的向当事人说法普法,抓好向社会公众普法宣传机会,提高人民群众依法维权意识。